關於部落格
【心心相印】
【聲聲相應】
  • 580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台北心聲合唱團百年合唱築夢之旅

時間:民國一百年五月二十八日 晚上七十三十五分至十點
天氣:中午前下大雨、晚上晴
地點:新舞台
我朋友說:「蘇武我知道,但李陵與衛律是什麼關係?」,我說:「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他們是父子關係。」 ----演李陵的紹彰,是演衛律正明的兒子,兩人父子同台。
飯桶:我爸爸八十五歲,上半場可沒睡著,他更搞不懂蘇武、單于是誰?但是知道蘇武是好人,單于是壞人。
老翁說:「「歸巢」應該請「阿翹」來唱才對,因他比較像去時黑頭,怎今朝垂垂髮白鬚眉皓」!
為了唱蘇武戒菸二週,唱完合梁話別,棟棟就遞給我一支菸,戒菸計畫於是當場就破功。
阿翹:中場休息二十分鐘不夠,要脫掉唐裝換西裝,又要下樓抽菸,實在無法「羽扇綸巾」。
※大砲:看完「淚光閃閃」,本以為以「大砲」的資質,應該知道第二段是男生齊唱,可是鏡頭卻一直在女生身上,經「大砲」開釋才知道,現在已經用更專業MTV的拍法,歌聲是男生主唱,但是畫面用美女的輕波漫舞,當示意圖,既可聽到美好歌聲又養顏,可見大砲已經進入「見山不是山」的境界!
幸玉:我老公阿y演唱「單于」,飯桶說我是「蟾蜍」,我可沒冠夫姓,更何況此「單」非比「蟾」!
阿嬌:終於知道明仁的「交期」是什麼意思,就是唱「花樹下」記得正拍「den 下去」,把den交給tenor,為此我還換到tenor旁邊的位置。-------現在知道有你真好,六月十一日北海岸之遊就看你有多好了!
Amigo:在新舞台後台我跟她說:你是我認識的Amigo嗎?
飛鼠:有心聲借居,終可繼續合唱美夢。
阿狗:我有求知欲望,上台前我還請「老翁」唱:「多謝兄弟们」,讓我接下一句。
阿Y :我把「單于」唱到是壞人,可見有入木三分的功力!
卡列拉「駿」:你把「行路難」,的上高山下滄海的境界都唱出來,雖不曾到黃河,太行也知道「行路難」!
OPEN:雖然唱Bésame Mucho中的幾句「啊」,但讓我ㄧ整年都「停杯投筯不能食
予明:你提供的西班牙紅酒,你老公說:「好酒是給有緣人喝的」,我們心聲團員都是有緣人!
鎮寧:化妝好貴,不過沒有青春也要有美貌,讓它去吧!
鄭寧:有些歌曲的詞句,是靠你在台下提詞的才唱對的,不過獨唱部分不用提,棟棟會提。
小美:下半場妳坐在第ㄧ排中間,好像星光大道的評審,我真怕你把手指過來tenor這邊!
娃娃:這次我家全出動,大兒子演唱李陵,小兒子同學設計海報,新進門媳婦讀小節數協助攝影師抓鏡頭,我是演衛律的太太,我演兄弟们。
美玲學姊:為心聲練唱,我常常搭計程車準時報到練唱。
淑玲:幸虧把團長職務交棒給李煌學長,否則今年的業務量小女子實在無法承擔,這次我只專心唱歌很愉快。
秋玲:阿翹說他是「婦唱夫隨」到娃娃家加練唱的。
玉光:妳問我彩排大江東去時,tenor為何沒聲音請看「周弟」註解。
文卿:譜背好久才背起來,也終於完成合唱築夢之旅。
小雯:美金說大學時徳富就常到中興佔位置,中興美女如雲,不過他的心裡只有妳。
桂樱:去年我在美國耽擱練唱時間,今年老身在台灣,北市與新北市兩團務室加練時,我可兩邊都跑,且一直摸、一直摸,把去年缺課的補回來,當然也苦了老伍,需隨時相陪。
正亮:我到辦公室都事先看心聲的mail再看公司的mail。
明仁:演唱會當天中午參加八十三歲老爸生日聚餐,吃完餐後從台南搭高鐵趕回台北參加心聲晚上的演唱會,只彩排了一首玫瑰我愛你。黑西裝是在聖家堂演唱時請徳富帶回家,委託「徳富」帶來新舞台的,中式唐裝委託棟棟、劉霓帶去的,,徳富出門前親自把我的西裝再燙一變,讓我變帥。衣服兵分兩路是怕風險集中,不過顯然我多慮了,他們使命必達!
阿炳:我耳聞說:「脫中式唐裝,比脫胸罩還辛苦!」
螞蟻:你交代我心聲之歌的「啦、啦」不要亂啦,我真的沒唱,不過飯桶說你唱的跟穎駿不一樣!已有人已期待心聲新F4誕生,可不能再亂啦了,趕快籌備事宜!
周弟:小虎說我們彩排,「大江東去」那段「遙想公瑾,當年小喬初嫁了----」,tenor沒聲音。當然沒聲音,首席沒來,飯桶、穎駿兩人獨唱保留實力,我們tenor 2更不會強出頭,只剩螞蟻「拔劍四顧心茫然」,當然只能「大江東去」了!
厚遠:參加此心聲演唱比較輕鬆,在蔚藍之聲我還要負責場務工作的。
老伍:The Shadow of Your Smile 與Over the Rainbow 你得音準最正確,上台前我们tenor還靠你正音。
美金:難得還有十八姑娘的樣子!
小琪:妳為什麼都跟小珠合照?下次跟我合唱好嗎?
阿珠:終於來得及上台!
ㄚ頭:幸虧我同學捐十萬元,讓心聲財務紓解壓力。
幸惠:不是我失蹤,只是為尋找更好的路讓心聲團員走。
碧翠:還是不忘呼喚何時歸隊?
麗絲:上次看妳聽mp3還以為準備好要上台了!
家玫:「七張」團務室隨時歡迎大家光臨!
       註:螞蟻說筆者都是去吃飯不是練唱的。
小珠:唱玫瑰玫瑰我愛你,間奏部分我可是數五拍正確出來,哪知道豬羊變色,變成我放炮,大人冤枉!我可是「單守花園一枝春
明月:sop多加練果然成效很好,每人都可從容上台。另外親友團的實力也十分堅強!
媽咪:這次茶山情歌sop最後尾音收的輕盈遠飄!
桂芳:譜早就背好了,才能好好唱歌。
庭華:為了三十年後又能與心聲校友同台演唱,我的譜整理的很整齊,早就準備好了!。
甘蔗:花樹下幸虧棟棟考前複習,才能糾正「登、登」的節奏。
佩芬:唐裝雖然難脫,不過蠻有質感的,女裝更雍容華貴!
明淑:我在自來水公司上班,常常「與水為伍」,在今夜與心聲為「舞」。
菁菁:本想打雜結果變成中場主持人,不過這可是人家「初夜」!
伶蕙:這次協助團長繁重的行政工作,音樂部分也有幫助,Piacer d'amor中一段「mi dis se l'infe de le」螞蟻總是忘詞,我說l'infe就是伶蕙,螞蟻此後此句不再忘。
李煌團長:上班還不曾半夜回去,接了心聲團長竟然常常搞到半夜才回去!
佩玲伴奏:我只有「白牡丹」才真正欣賞你們唱歌,因為我不是在彈琴就是在幫劉霓翻譜,實在無暇欣賞諸位的歌聲,不過白牡丹唱得不錯,下次請讓我多欣賞幾首!
小虎:退休了,有更多時間給合唱世界!
棟棟、劉霓:以前我是有空唱才唱「心聲」,最近快變成有空才唱世紀了,感謝兩位與小虎,無薪全力貢獻心聲。
還有志工们不及備載。
以上純屬虛構若有雷同者純屬巧合。
明仁天皇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